首页 > 知·我们 > 企业文化 > 员工风采
员工风采

老徐们

发稿时间: 2016年05月04日    【 字体:

发布者:红沿河公司    吕淑红

北方的春,彻底而又纯粹。像鹅黄一样的嫩绿轻笼着树冠——春来了;坡上坡下一片片黄毡里透着朦朦胧胧的绿色,间或有几朵艳黄、姹紫的小花——婆婆丁、紫花地丁笑了,春来了;远处海上的月亮不再明晃晃挂在天上,而是彻底躲了起来——春来了,日头长了。

清晨,老徐就又到二十四米去了。这时候的红沿河静悄悄,只有武警营房隐隐约约的晨练声。

这个时间是生产准备日常早会的准备时间。伴着工程进展,一直有生产准备人员在一边默默忙碌。启动生产准备工作、生产准备总体计划生效、生产准备总预算生效、首个系统EESR移交启动调试参与、完成技术不同点编写……这些生产准备节点后面,是组织机构配置、人员配置与规划、人员培训与授权、计划与预算管理、经验反馈与工程参与、移交接产……,是一项项细致而又繁杂的工作。生产准备——为了生产做准备。

老徐只是生产准备处里的普通一员。老徐不是运行人员,但他同运行人员一样,上早班、夜班,更要在节假日里上班。几年了,日日如此。

春节,老徐只在家里待了两天,初三就又上班了。在老徐的组里,常年说的是启动计划、启动日报、专项计划、滚动计划、系统可用通告……。每天,他们都把一项项工作罗列出来,划出主线,分明窗口,排好计划,对比进程……周而复始。一台机组又一台机组,重复而又单调。

对于生产准备人员来说,这是一个过程,一个与时光一起的过程。这个过程沉闷而又必要——纸上得来终觉浅,觉知此事要躬行;但这一天天,就把人磨老了,把小徐磨成了大徐,又磨成了老徐。

在二十四米的时候,老徐们做的最多的事,就是东跑跑、西看看,与一台台机组对话。

说“对话”,是有原因的。那不是单方面的热忱,而是相互的共鸣。老徐们说,机组的每一部分都有灵魂,你对它用心,它就掏心掏肺地对你。一般人或许很难理解老徐们的“呆傻”,或者可能理解了老徐们的“呆傻”——天天同“呆傻”的设备打交道,人也“呆傻”了。

计划、日报、偏差、滚动,一天天,一日日,几个机组下来,这样的“废话”不说连篇累牍,肯定是成千上万的。具体数字没有什么大意义,每天的跟踪、牵肠挂肚在别人看来往往是枯燥而又缺少亮点的。实际上,每个乏味的数字后面还有更多乏味的故事。

就一天的启动专项计划而言,几百行的工作往往被“跳机不跳堆试验---LAB312跳闸原因查找及处理---冲转、并网、升功率至30%Pn---负荷阶跃试验”这样短短的几个词语代替。这对一个搞生产准备的人员来讲,既欣慰又心酸:有主有从、脉络清晰、条理分明;不论哪棵树,要成为树,都要有环境的衬托,有绿叶,有树下的草,否则就成为不了树。

不能说这几百行的草不重要,不好,草没了,树也没了。

但草就是草。

在老徐们眼里,草和树是一样的,即便不同草有不同草的脾气,今天的草与昨天不同,与明天也不同。这是正常的,在老徐们眼里,这些,都是时光打磨人的宝贝。

每天每天,老徐们都工工整整地记录下草的样子,草的土壤、草的长势,都揣测一下草的未来。

老徐们一刻都不会懈怠。

清早,我碰见下夜班的老徐,又在一笔一划地对照、分析。

我问他,在这个浮燥的网红年代,他这样有什么用。

他说,不能所有的人都去当网红,那拿什么吃饭。

他说,不能看不见就不做,有天和自己在看着。

他说,看着机组一天一个样,就像看自己的孩子长大,欣喜而又无以言表。

老徐不是笨人,也有“过五关、斩六将”的辉煌,也曾年纪最大、得分最高。这样一天天的枯燥,磨呀磨,有时,他突然就明白了某一株草的替代性,有时,他一下子就看见了三天滚动计划后的三天……,这些,丰富了他的精神领地,为他构筑了一个踏实的世界。

老徐们就是如此——默默无言,一天一天,一日一日,就成了大徐,就成了老徐。

生产准备处里有这样的老徐。有级别了、年纪长了,但每天每天,都要在现场转一圈,都要看一下处里的旮旮旯旯。每天早得让小年轻们都不好意思出现,晚得让小年轻们都不相信。

从前,生产准备处里的小年轻们怕这样的老徐。不知不觉中,低头抬首间,他们正成为一个个大徐、老徐。

成千上万个因素,你不知道哪些会产生什么样的不同。你不能说只看见结果的稻穗,不要稻穗成长的过程。你必须一天天地,微不可查地,才能看到整个稻穗,这才是稻穗。

老徐可能不会成为明星,从而被人们广为知晓、津津乐道、粉丝献花。他们可能不如红沿河的机组一样,在历史与时代中多多少少地记上一笔。

但他们,是红沿河的脊梁,是社会与时代的脊梁。

历史,可以没有千千万万个网红,但不能,没有千千万万个老徐。


微信扫描

新浪微博扫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