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知·我们 > 企业文化 > 员工风采
员工风采

三载旧日,和梦长一样

发稿时间: 2016年03月31日    【 字体:

发布者:工程公司   汤雯喻

2013年8月20日,深圳至温州,山东航空SC4732,13:25PM-15:15PM。是我第一次山航出行,相对于其他航空公司,那架飞机空间逼仄,又因偶遇气流,颠簸的肝儿都颤了。

也是我第一次来福鼎,一个人、一个电脑包、一只拉杆箱,天气阴沉燥热,过飞机舷梯时,热流扑面,抬头即知,大雨将至。

这将近3年的日子里,我总能想起,那天的自己,是止不住的汗流浃背和歇不下的憧憬悸动。

司机说,那个地方叫晴川湾。

本想问,那是“晴川历历汉阳树”,还是“几回魂梦绕秦川”,又仔细想想妥妥八竿子打不着,索性住嘴,自己琢磨着。

在我成长的年岁里,水见得最多,童谣也哼采莲的小曲儿。除却旅游,却没怎么亲近过山峦。

分水岭隔闽浙两界,从温州至福鼎一路,重重叠叠的山,郁郁葱葱的树,浓的化不开的水雾,满足了我对青山所有的想象。

在我一路惊叹之余,司机又说,这都没得看头,那里有座太姥山,顺势描绘几番海上仙都的景。

我偷偷地用手机百度,发现和“梦游天姥吟留别”有一字相同之趣,忍不住乐了。又见度娘解释,闽人称“太姥”“武夷”双绝,浙人视“雁荡”“太姥”昆仲。一时起,不免神往之。后来,在宁德现场的3年里,因着这份初始的惦念,太姥山爬了许多次。春天是满山的野杜鹃,秋天桂花送香来,冬日里见寒天可以数数树上的霜落子,野趣儿十足。

宁核基地不大,生活区加机组现场盘算在一起,直线走走也用不着1小时。地方虽不大,在这三面环海的小坳里,我却摆下30多个月的时光。

这里,有我数不清的第一次。

第一次进现场的窘迫。挂在脑袋上的安全帽,像是发条似的紧紧地箍着,人小心翼翼地跟在师傅后面,亦步亦趋,生怕走丢在弯弯绕绕的电气厂房。额头上渗着大颗的汗珠,却连气都不敢喘一下,心里满当当装着核安全的“威仪”。半天下来,生硬的安全鞋把后脚跟磨出好几个大血泡,仍是系紧鞋带继续前行。那时候,人傻不知疼,现如今,皮厚又耐磨。

还有第一次熬夜试验的迟钝。是宁德2号机组的LBA系统失电试验,需要配合保驾工作。师傅询问,介不介意熬夜做试验。本也是分内事,自然义不容辞。核电流程比想象中的更严谨冗杂,两个人,两张试验专用小马扎,端端正正地等待主控下发试验指令,一个流程一个流程的过去,等到配合完成试验,回去休息,自己在那琢磨,真真感慨核电现场试验的枯燥和一丝不苟能把人的所有瞌睡都赶跑。一个黑夜,让人连睡意都迟钝许多。

我是个略有恐高的人,汽轮机厂房和EU塔的钢格栅板,是我花了长久才克服的。我至今清晰的记得,第一次上楼梯穿过汽轮机平台的场景。人是怎么也抑制不住抖动,紧紧拽着两侧楼梯的栏杆,自己也能清晰地听见牙齿磕碰的声音。那时候,肯定想不到自己在EU塔一溜小跑的摸样,如今也是做到了。

在这3年里,我磨破了好几双劳保鞋、好几件劳保服、也有一个安全帽过期了。它们陪伴我的时间远远多于任何衣柜里衣物鞋子。夏天,我是一个没有裙子的姑娘。

现如今,我走过宁核现场的很多角落,从2号机到4号机,熟悉着电气常规岛厂房的每个角落,不再畏惧,不见退缩。沉淀了时光,积累了勇气。

我爱着这个海湾,并将继续爱着。

三载旧日,和梦长一样,不慌不忙,不骄不躁,几段宁核时光。


微信扫描

新浪微博扫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