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知·我们 > 企业文化 > 员工风采
员工风采

每个适合睡熟的夜晚,那里有不停歇的核电站

发稿时间: 2016年08月01日    【 字体:

发布者:工程公司设计院    汤雯喻

世界按照每天24小时慢慢地走着,秒针比分针快,比时针更快。

多数人的时间分为白天黑夜,伴着最原始的方式,日升而作,日落而息。看世界从东方起,继而从西方落。

而核电站,不拘于三维的时间值,在寿期内永不停歇。

存在的维度,于它,衡量的不是时间,而是那群陪伴它的人。

永不停歇的电站。和更迭变化的人。

一群一群。不同的面孔,不同的职责,却有相同的名字:核电人。

高楼值此夜,核电人未眠

经常进厂房是第一天的下午3点,出来的时候,是第三天的凌晨。整组启动试验是没有黑白界限的时光颠倒。

两个试验中间有时候会有一个多小时的空隙。经历一个黑夜以后,厚重劳保服怎么都包裹不住骨子里的寒意,只好通过填鸭式的进食聊以取暖。

办公室和现场有一段距离,来回将近一小时,能休息的间隙时间太短,大家会选择留在现场。晚上还好,大家去24m运行人员的会议区域休息。白天只能强撑着,间或靠在角落里,闭眼休憩。

那段时间,整个人要把积攒起来的所有精力掏空,透支。互相打气调侃,才不至于被高强度的工作碾压。有时候试验完成回到宿舍,疲惫的大脑却叫嚣着清醒,凌乱的生物钟让睡意“落荒而逃”。

可纵使这样的疲惫不堪,人也常有措手不及的感动。

凌晨6点的微风,鲜红的旭日,青白的天空,踏地有声的厂区,当冰冷新鲜的空气迎面扑来时,夹杂着试验成功的喜悦,升腾着。

呼吸间,会被他们感动。而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。

三年工程现场,不曾对镜红妆

一过五月,劳保服每天都会渗出一层薄薄的盐渍,浅淡的白色就着灼目的烈日,晃得人晕。平均折算,在现场工作的时间几乎是工作时间的三分之二,通风欠缺的常规岛厂房一个大蒸笼一样,整个人湿漉漉,泛着疲惫的水光。

除去周末不加班的日子,满眼蓝色的主基调。

在建机组生活单调的如同白开水,煮沸的嘟嘟声是唯一的狂欢。姑娘的衣柜里,是新的劳保服,次新的劳保服,洗旧的劳保服,磨破的劳保服,厚的薄的,满满的。还有一双双,低帮中帮的劳保鞋。打眼望去,生活中的衣物被挤在角落里,显得单薄而寂寞。

好多同事曾调侃,能不能有个姑娘的模样,成天穿着劳保服,周末怎么也要换一身。可是周末不也经常有紧急的通知,几乎每周末都要有两个以上会议,经验告诉我,这样真的真的很方便啊。

有圈外的朋友问,这几年有没有故事,可以聊一聊现场,说一说工作,讲一些特殊意义的事情。

是呀,工作以来,我的生活几乎被工作充斥,日子顺遂平稳,简单重复。若谈及能触动心绪的事情,也只剩下工作。可工作上的事情,再累再苦,也不知怎么定义成特殊。如果我说看到机组首次并网的时刻,会忍不住抹眼泪,感动了自己。可未曾身在其中的人是体会不到的。如同我体会不到你们某个时刻喷涌的情感一样。现场的故事都是我独有的秘密。

不过仍有一件事略微缺憾,不免自我唏嘘乃至于羡慕她人,入职三年,夏天我是个没有裙子的姑娘。

深夜屋前兴叹,哪忍落手敲门

基地的核宝们,生于山水,长于山水。

午睡时间,经常有三五成群的核嫂带着核宝在文体中心或者游乐园玩耍,因为怕孩子定性不够,打扰家里爸爸休息,影响工作精力。

核电文化里,员工的小家总是环绕着核电的大家庭,荣辱悲喜与共,共迎风雨彩虹。生活在小小的湾里,不免有机会和家属打交道,彼此会聊天谈心,听她们表达理解员工的话语里夹杂几分不可避免的落寞,她们说,觉得家里人心里工作的重量更甚于家庭。

而我眼里的他们,像一棵承重的松树,用战士的姿态工作,竭尽全力延展着“臂膀”呵护身边的人。核电人的家庭和事业都让他们不舍。

现场紧急工作的时候,经常听见有娃的同事和单身的商量,今晚上借我住一宿,这活干完肯定晚了,打扰休息。

这些核电爸爸们,深夜离开工作岗位,心里最急切地盼望着和妻儿见面,享受家庭的温暖,可又怕落手敲门扰了休息,踟蹰于门前,多数选择回办公室休息或叨扰同事。

也许晨起,家里人会有几分落寞,又是一夜未归人。可蜷曲在陌生环境的休憩,正是核电人不一样的爱意。

在家庭与工作中权衡,感激他们爱的你们能多看到一些爱的深沉。


微信扫描

新浪微博扫描